「雅化集团」WeWork再次寻求上市有希望了?

软银与WeWork,或者说是孙正义与纽曼的“孽缘”,或许就要结束了。据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23日报道称,美国共享办公空间供应商WeWork联合创始人、前CEO亚当·纽曼正与软银集团展开高级谈判

「雅化集团」WeWork再次寻求上市有希望了?1

软银和WeWork,或者孙正义和纽曼的“注定的爱情”,可能就要走到尽头了。据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23日报道,美国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的联合创始人、前CEO亚当纽曼(Adam Newman)正在与软银集团进行高层谈判,接近达成和解。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最初对纽曼的欣赏,到后来的决裂,WeWork的失败和软银的误判穿插其中。幸运的是,WeWork正在努力走出泥潭,试图再次冲击上市。

“当孙正义第一次选择投资我时,他只花了28分钟.”在纽曼的记忆中,几年前,孙正义看中WeWork的时候,他是那么的“疯狂”,而当时孙正义需要的恰恰是纽曼的“疯子”。然而,随着WeWork上市失败,所有泡沫瞬间显现。孙正义在为软银投资辩护时,也承认自己错判了纽曼。创始人下台,软银撤资,WeWork濒临破产,巨大的烂摊子包括孙正义和纽曼的谈判。

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,在与纽曼讨论的结算条款中,软银将花费约15亿美元收购早期WeWork投资者和员工持有的股票,其中4.8亿美元将用于购买纽曼在公司25%的股份,比初始价值低50%。这个结算条款要从WeWork之前的上市失败说起。2019年,WeWork未能上市,公司估值从470亿美元的峰值暴跌至150亿美元。陷入困境的WeWork被迫向股东软银寻求帮助。

面对这个棘手的项目,到底是砍还是留,软银必须马上做出决定。一个月后,软银决定再投资30亿美元帮助WeWork摆脱困境,但前提是纽曼必须离开。根据当时的交易条件,软银同意向纽曼支付1.85亿美元的“咨询费”,并收购纽曼在WeWork价值约9.7亿美元的股份,从而软银将获得对WeWork的控制权。同时纽曼同意放弃自己在WeWork的投票权。

在此之前,纽曼已经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,但仍保留非执行董事的职位。在当时的报道中,总是强调孙正义带头将纽曼免职的行动,软银集团也总是对纽曼拒绝接受他的建议感到失望。

然而,几个月后,软银改变了对WeWork的态度。去年3月,由于全球资本市场发生巨大地震,软银暂停了收购30亿美元WeWork股份的计划,这也意味着纽曼在股票收购9.7亿美元也按下了暂停键。去年4月,WeWork董事会下属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宣布将起诉软银,指责软银未能履行收购要约,违反了其对WeWork股东部分员工的受托责任。一个月后,纽曼再次起诉软银集团,指出该公司终止了此前提出的以30亿美元从股票回购WeWork股东的要约

现在,两年过去了,“硅谷神话”向“硅谷笑话”的转变已成过去。软银和WeWork都需要前进。现在有报道称纽曼和软银接近达成和解,这也证明此举很有可能帮助WeWork重新上市。关于WeWork和软银之间的对账以及准备第二次上市的进展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软银和WeWork,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。

然而,一些信号已经被追踪。上个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称,WeWork计划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,然后寻求上市。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也透露,该公司仍在考虑邀请更多私募基金入股。借壳上市,这是WeWork的想法。

其实WeWork可能又准备出门了。上个月,WeWork新任CEO Sandep Matan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该公司预计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,届时将重新考虑IPO事宜。去年2月,为了提高公司估值,重新获得投资者的信任,WeWork执行董事长马塞洛克劳利(Marcelo Crowley)为WeWork制定了一个五年重组计划,其中短期目标是在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的回报,并在2024年将上升进一步增加到10亿美元。当时,WeWork预测,如果公司能够在2022年成功实现现金流平衡,预计未来增长将投资25亿-和30亿美元。

软银也走出了泥潭。本月早些时候,软银2020财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,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季度中,软银归属于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172万亿日元,与去年同期的550.35亿日元相比,大幅增长了2029%。同时,2020财年前三季度,集团净利润达到3.055万亿日元,同比增长6.4倍。

北京商报记者杨月涵

(编辑:王志强HF013)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://www.49922.net/的知识

原创文章,作者:雅化集团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anyz.net/022445/20573.html